首页 -> 国内旅游常识 -> 婺源:中国最美乡村古镇

婺源:中国最美乡村古镇

发表时间:2010-11-30收藏文章
婺源位于赣东北,东邻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衢州市,西毗景德镇市,浮梁县,乐平市,北枕国家级旅游胜地黄山市,南接江南第一仙山三清山,铜都德兴市,是一颗镶嵌在皖、浙、赣三省交界处的绿色明珠。婺源素有“书乡”、“茶乡”之称,是全国著名的文化与生态旅游县,被外界誉为“中国最美的乡村”。

车到庆源村口,我的汗“刷”的下来了,暮色中,车道、山路、石径、田埂,四面八方蜂涌而至的自驾,驴友,背包客,写生的,摄影的,背着行李,扛着家伙,从任何可以通往村里可以下脚可以说成是路的地方,坚定不移的朝庆源前进。

太大意了!去年来庆源时,游客虽然不少,但远没有现在这么“生猛”。所以我这次来根本没想到,一个小山村居然还要预订住宿。这下完了!瞧这阵势,就是把全村的人都撤出来,也无法安顿这么些游人啊!想到可能夜宿村头,眼前闪烁出破庙、祠堂、草垛、屋檐的场景,霏雨中,不禁抱紧了双臂。

没办法,只有硬着头皮挨家挨户问吧。可半个小时下来,几乎每一户人家都用无奈的口气在向我道歉:真的对不起,实在是一间房也没有了。看着他们好像做错了事似的神情,我只能拖着疲惫的双腿缓慢退出。在询问了十多家依然没有着落之后,我抱着行李沮丧地一屁股坐在一户人家的门槛上。

天渐渐地黑了下来。一只狗走到我的面前,不解地打量着我的落魄。纷杂的人群使这些灵性的动物不再警觉,不再叫唤。它们已开始适应陌生的面孔,陌生的气息,太多陌生的人使它们变得沉着起来,惊慌、认生的本性离它们渐渐远去。而我,每当出门,不轻易和人搭话,不轻易信人说话,弦,总是绷得紧紧的。

身后的木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,一束电筒光照来,我难为情地站了起来。

“是不是没找到住宿?”主人问。

“是。”我机械地回答着。

他打量着我,沉思了一会儿:“你进来吧。”

“我家开了旅社,但今天实在没床位了。你如果不嫌弃的话,就睡我的房,就在我父母亲的隔壁,我到后面睡沙发。我叫詹伟东,我家旅社叫‘官厅人家’,婺源旅游网上可以查到。”

我几乎要欢呼起来,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呀!(好像露宿村头也说不上绝人,欣喜过望有点夸张是吧?)我连声道谢后,他的的父母亲很客气地走过来接过了行李,便开始张罗晚饭去了,我这才听见肚子肆无忌惮地叫出了声响。趁他们忙着为我准备房间的当口,我开始认真观察起这个“官厅人家”。

官厅,旧时一般为告老还乡的官宦人家住所,主人在朝品级较高。所以,一般没有背景的普通人家是不敢贸然打出“官厅”这个旗号的。这是一间典型的徽派建筑,全木结构,斗拱和横梁上都有清晰可见的木雕。穿过后门,就是外观虽保留着徽派风格,结构和材料却已是现代的“官厅人家”了。昔日声名显赫、森严阴暗的官厅,今天已是人声鼎沸,灯火通明,热闹非凡。

山村,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宁静。我推窗望去,不远的村头,有人在点燃篝火。盛开的菜花、梨花把一阵阵幽香送入窗来。习惯晚睡的年青人,把电视里青年歌手大奖赛的歌声调得很响,像那袅袅的烟,氲氲的雾,慢慢地笼罩了小山村,我不由得合上了双眼……

早晨起来,心情格外地好。昨夜下了场小雨,雨点打落的梨花洒满了窗台,连上学女孩的辫梢和从菜地回来的农妇裤脚上,也沾了一两片,点缀得煞是好看。看着村头一群采风的学生,忙不迭的在收拾沾了雨水和花露的帐篷,内心顿生感恩之情。

游客都早起上山去了,“官厅人家”冷清了许多。詹大妈见我起床了,端上来一碟青团,说是婺源清明必吃的糕点。那青团,圆圆的,绿绿的,每个青团下面都用一片青翠的蒿叶托着,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飘满了整间屋子。紧跟着,馒头稀饭五香蛋都上来了,丰盛得一点也不比城里的差。想到有时下榻酒店,常为“不含早餐”而不快时,心底又是一股暖意升腾起来。

詹大妈趁我吃饭时,和我交谈起来。原来这家“官厅人家”竟可以接待三、四十号人,规模还不小呢!伴随着旅游经济的升温,庆源这个原本在婺源算是闭塞的小山村,农家旅馆也开始大行其道——中国最美丽的乡村嘛!只不过现在还处于一种自然状态,因此淡旺季落差很大。“这几天看着客人找不到住宿,我们总觉得很对不起人”,说到这里,詹大妈竟幽幽地叹了口气,我倒有些于心不忍了。

我把詹大妈的手轻轻地握着,竟然是那么温润柔软。

“大妈,您知道什么叫宾至如归吗?”

大妈笑起来,很灿烂。

“知道,就是和回家一样。我们家算是书香门第,都读过一些书的。”

我这才想起,在詹伟东的枕边,还摆放着正在阅读的巴金先生的《家》、《春》、《秋》。

是啊,读书人家。庆源乃至全婺源,历史上凭着读书走出去的伟人、名人太多太多了!詹天佑,中国铁路之父,是他们的祖先吗?还有那“一门九进士,六部四尚书”,是“官厅人家”的族系吗?话到嘴边,我忍住了没问。看着詹大妈孙子孙女贴得满墙都是“优秀学生”的奖状,我似乎明白了——读书,于婺源人来说,恐怕不再是仅仅为了做官吧?也许,报效祖国对他们来说可能空泛了些。明理,做人,懂知识,或许更质朴更贴切。

整个上午,我都在古村里转悠,沿着清溪漫步,甚至还爬到可以鸟瞰全村的山上,拍下了上百张照片。看着相机里回放的乡村美景,若在往日,一定会是怡然自得,十分陶醉。可今天,我开始问自己,善良聪慧的现代农民该如何用镜头去表现他们的人性之美呢?

离开庆源时,是詹伟东的老父亲帮我提着行李,送我到村口的停车场。我忍不住回头想再看一眼湮没在花海里的“官厅人家”,只见忙碌的詹伟东又在帮刚到的客人提着箱子,匆匆消失在小巷深处。

中国最美丽的乡村,中国最纯朴的农民。

再见了,善良无华的婺源人!再见了,菜花香里的官厅人家!

可能感兴趣的:
成都到婺源旅游线路
旅游攻略
最佳旅游季节
婺源景点门票
婺源旅游图片